• 今天在公司忙到天旋地转 优点是上班的时间过得像过山车一样呼啸而过 周五中午公司有草坪BBQ 阳光好的让人想裸奔

    九月的第三周 我开始正式上班了 六楼的办公室 有我喜欢的大大的落地窗 需要每天六点半起床 一路向南开 路过常吃的东北菜馆和AMC,再右转面向东边 时间够早的话 能看到很美的粉紫色的早霞。上班刚好一个月 很多东西还需要慢慢学 领到了第一张正式的Pay Check 没有很多钱可就是觉得好欣慰 我依然觉得我足够幸运并且足够努力 尽管并不足够聪明。

    一年前的今天 我和你在SU一起吃过午饭 坐在一棵树下拘谨而肉麻的互相告白之后 就正式的在一起了

    遇见你之前那一年的时间里我都生活的很麻木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已经停止期待遇见一个对的人 就好像这并不属于我生命里的一部分。 一个人做饭 逛街 上课 学习 健身 拜访朋友 结伴出游 大部分时间并不觉得这有多令人难过 只是偶尔遇到棘手的事情不知所措在房间里大哭的时候希望有个人会在身边对我说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

    遇见你的那一天 天还没亮我就起床赶去上一门早上八点的课,下了第二节中会课已经接近中午 阳光就像今天一样温暖但不焦灼,我懒得吃午饭 直接去图书馆 坐在一楼讨论区的大桌子上做完了递延税的所有习题 就已经到了下午四五点钟 阳光慢慢推移 开始变成温柔的橘色,本打算晚上去旁听一门课 突然想到这一周考试。Melody的很和时宜的企鹅我 问我要不要来蹭饭 我欣然接受 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

    那天的饭局你最后一个到 坐在我身边唯一一个空着的椅子上 我转头看你 再若无其事的转向其他人 说了一句玩笑话 大家都在笑 我心里却暗自惊讶于你那张好看的脸 ·他会属于我么·这样的念头也只是闪了一秒钟就被理智嘲讽的体无完肤 故作镇定向来都是我的拿手好戏

    那天晚上我莫名的在凌晨四点半醒来 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的名字 不可思议吗 第二天我在饭否写 像是身体里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 满到无法呼吸。

    我忘记了很多事 但那一天每个细节我都记得

     

     

    仅此纪念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年。

     

     

     

     

     

     

     

     

  •  

    快到了九月中才写八月算不算不诚实 但也就只有今天能稍稍假装自己可以不去担心和焦虑 骗自己过个平静的周末
    八月的第一个礼拜就收到之前那家公司的电话 问我是否still available 想来还是让我高兴了几天
    但接下的一整月我都在忍受公司的拖延和无法有效沟通 直到申请截止的前两天疯狂电话邮件骚扰才要来一份符合要求的offer letter
    磕磕碰碰里总算办好了CPT和SSN 却等不来公司通知上班的日期 想到很多糟糕的后果 在这个国家小心翼翼的 失去了最起码的安全感 才发现原来的我有多天真 就好像面对一个强大到令人恐惧的对手 勇气和热情早已奄奄一息 就剩下无边无际的颤抖

    我担心很多事情 担心公司不sponsor我H1B 担心我无法再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担心签证抽不中 即使抽中了 也可能再第二次审核中被拒绝 你看 有这么多事情 都需要上天替你决定
    我快要被我的恐惧淹没了。

    八月是达拉斯的餐馆周 试了很好的牛排店 和法国餐厅
    并且突然迷上日本料理 怎么吃都吃不厌

    八月我被蚊子咬了满腿的包
    八月已经过去很久了。

  •  

     

    胃难受了已经有好几天 像是有只气球在里面膨胀 吃不下 也喝不下。身体难受的时候 心情很少会好。所以现在的我,一天比一天抑郁,像是有团气体 随时会在心里爆炸。我试图平静下来 可时间却步步紧逼 向着我为自己设下的最后期限 而仍然找不到结果 看不到一个安心的未来

    也还是有开心的时候 比如每晚和宝宝一起看猎人的重置版

     

    在米国找份满意的工作 过程如想像中一般难,和教授聊天时越发觉得 我必须更努力的尝试 在一切条件都对我不利的境况下
    好在并不是没有可能
    即使耐心开始渐渐变少 情绪开始喜怒无常 可内心并没有真正否定过自己
    好在六月有书可读 本本都精彩的让人放不下 比起阅读没有什么能带给我更多踏实的平静 不论在焦躁的正午 还是失眠的夜里两三点

    空气里已经开始有蒸腾的热气 即使穿着裙子还是会微微发汗 这个季节不论超市还是商场或者饭店 冷空调都足的让人发抖


    抱着kiwi在沙发上的时候 会想起四年前那个北京的夏天 我看见穿着灰色T恤的自己在车站啃一只包谷做一天唯一的食物 即使很沮丧但仍然做prep到后半夜
    偶尔会很想念以前的人 即使已经无法在他们身边 分享每天的开心和抱怨

     

     

    六月没舍得看妖尾新番 出奇的喜欢全职猎人
    匆匆那年被拍成了电影 心里竟然有点难过
    忘记拍好吃的生日蛋糕 在韩国城的糕点房发现叫人满意的马卡龙。
    旧的 新的 开心的 忧伤的

    Bye Jun.


  • 每次缩在沙发角落里看书kiwi就会靠过来 把头放在我的手臂上 或者干脆趴在我的肚子上 和它小时候一模一样 可那个时候它真的很小 整只都能横在我身上

    长大了的kiwi开始掉毛 身材越来越圆 它还是一只安静的猫 就好像全世界都不关它的事 就像我第一次看见它一样

    因为Micheal Lewis 最近太迷传记文学 准确地说是M帅无比接地气的讲述让人欲罢不能。Prof. Anderson说他是个真正的storyteller 不能再同意更多。从第一句开始你就知道会被他吸引 毫无疑问
    也只有这些能安慰我找工作不顺利的低落情绪
    已经要过去的七月像是一场和我的恶作剧 月初得到的工作offer还来不及我激动 就因为错过学校summer cpt最后的期限 公司就不讲道理的杳无音信
    不知道除了无奈接受事实我还能做些什么


    我尽力认真读书 好好吃饭睡觉 运动和调养身体 没有什么害怕de对不对 该来的总会来的
    七月胃总算好了很多 能吃下东西 也不会那么难受 开始规律的跑步和健身 每天做50个深蹲两分钟plank五分钟踩自行车 睡前一定要出一点汗

    体重并没有减轻但察觉小腹和手臂变紧实了很多 其实只要身材fit 也就无所谓瘦还是不瘦

    发觉夏天已经完全无法忍受穿长裤是怎么一回事 爱裙子 爱迷你唐卡 爱蝴蝶结 可能年纪越大就越喜欢装嫩

    然后 好想去旅行。


  • 五月的梦里全部都是些怪诞离奇的情节
    一个接着一个的 做满了一整个五月

    五月的一开头 开车去机场送盾先生赶回国
    的航班 同时开始的还有我最后一个暑假

    不用被作业考试束缚的时间能开心的学点一直想学的东西 看几部一直想看的动画
    或者去面试 去运动 去聚会 总有借口打发掉无边的时间空隙
    我们频繁的聊天 不论白天还是夜晚 却依旧很想念你 心里多了一份重量 沉沉的

    五月也快结束了 盾先生就该回来了
    生了一场莫名的病
    放下了手上所有的事 吃药 休息 熬百合莲子粥

    希望快一点好起来













  • 四月的存在感很微弱 以至开始回忆的时候 大脑有很长时间的空白 偶尔跳出最近的画面 在往前想 却只像电视里的雪花点




    初夏的天气热的还不算过分,家里开了冷空调,继续忙上课考试 做学期末的project 累的极度烦躁





    1/2 anniversary
    晚上没去上课 给家里大扫除 和顿先生一起泡热水澡 我想用完了剩下的泡泡浴液 去买lush的泡泡浴香皂,有很多可爱的形状和味道。



    不论安静严肃还是搞怪蛇精什么的
    你在我身边 在伸手就能拥抱的距离
    就足够美好。

  • 杂乱的三月 yi 转眼又见了底
    十多天的春假大多都用来做sap的作业 旧公寓终于被清空 复习 考试 出分 填满了时间的空隙
    三月的天空酝酿出浓烈的悲伤 弥漫到世界的角落里 三月我打死了白兔兽

    三月的kiwi 刚好满了一岁

    车里的音乐还是没变 窗外的树已经发了绿芽 作业还要写 project没开始 转眼已经墨迹了大半天 要开始了


  • 喜欢达拉斯的理由之 寒冷总是离开的干净利落 二月末 不冷不热的正好
    第一波考试已经结束 虽不至于狂喜但结果也勉强看的过去 目测春假前只有两个作业的due 情绪舒爽
    第四个月了 盾先生 好像没什么不同 日子就在我和你 说笑打闹或者安静沉默当中被用掉了 不好意思跟你说 怪物猎人那只肥兔子也打不死 好生气 其实你不愿意看的星星 我也没有那么喜欢 我比较无感的灌篮高手 其实也还不错 我有时候会神经质发脾气 你卖个萌来哄我 会让我很感动
    我开始无比的习惯有你在的日子了
    SAP的作业还差一小部分就搞完 要开始复习明天高会的quiz
    其实事情也不少 加油 给自己 也给你


  • 竟然已经在这所学校逗留了快三年 从图书馆四楼走下来 SU前的木制楼梯和通往JSOM的小路 画面都太熟悉
    我走来又走去 遇见了谁 又和谁说了再见
    达拉斯大概是过了最寒冷的那些日子 又是每天肆无忌惮的大太阳
    刷饭否 看到张希和秦川 一个四年的故事 我看了这妞大部分的絮叨 只想说这故事太悲恸 悲恸的难以理解 它让我像很久以前知乎上看到的那篇《牛逼的程浩》和在他去世后他的妈妈写的那篇文章一样 哭了个梨花带雨
    没有什么比【突然失去】更让人手足无措
    你说呢
    活着是件那么危险的事情 一旦背负了过多的悲伤 生命就变成了件难以忍受的事 是比任何身体上的痛苦更残忍的折磨
    我无法祝福你 只想送你时光机。

  • 今天见不到半点阳光 天空飘了一点细小的毛毛雨 软软的落在脸上 没有撑伞的必要 我出门去喂kiwi 穿了两件毛衣 拿出F21淘来的牛仔衣和围巾
    昨天去central market买的酸奶 惊奇的发现竟然很好喝,味道类似国内一块钱玻璃瓶的那种 从前是我的最爱。

    早上做的豆子粥在慢炖锅里满满变的粘稠 水池里是等待被洗干净的盘子们 想看集老友记 玩一会剑灵 等你回家
    炒一盘做晚饭的土豆丝